bt365亚洲

远大控股:拟1.65亿收购亏损资产,自身经营现金流承压

  

我们来看看利润情况。除2016年外,远大过去几年的净利润更为严重。 2017年和2018年,返乡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2.75亿元和2.8亿元。 2019年第一季度,归还母亲的净利润转为盈利,金额约为183万元。 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测的最新披露显示,远大控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300万至5000万,同比增长216%-234%。

从现金流量的角度来看,除了2016年的少量现金流入外,其他活动是净现金流出。特别是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46.69%。年报中的主要原因是该期间公司的销售收入减少。其次,公司认为,为应对合同履行风险而支付的人力和物力资源也间接导致经营现金流的恶化。

通过这种方式,东莞飞亚达和远大股份似乎有相同的利润损失和经营现金流问题。

最后,比较双方披露的财务数据。截至2018年底,远大总资产约69.6亿元,是东莞飞亚达总资产的29.4倍;净资产为27亿元,即东莞飞亚达。 23.7次;收入规模远远超过东莞飞亚达的114.3倍。从运营能力的角度来看,远大控股的总资产周转率约为东莞飞亚达的四倍。也就是说,远大控股可以更有效地使用资产,资产投资的收益可能会更好。

然后,无论公司的规模,运营能力和盈利能力如何,东莞飞亚达远未能为远大控股带来重大改进。收购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收购是否有助于远大股份的战略发展值得关注

根据公告,收购东莞飞亚达有三个战略目标:一是扩大棕榈油精炼加工业务,包装油和终端配送业务。二是利用其储存优势,实现贸易与仓储之间的良性合作。第三是帮助扩大下游客户并提升公司声誉。

从公司业务运营的角度来看,东莞飞亚达的收购确实可以满足公司目前的促进贸易服务战略,加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合作。但值得注意的是,东莞飞亚达的仓储业务和加工业务并非其核心业务,2018年加工业务的业务利润损失较为严重。因此,东莞飞亚达的棕榈油加工技术能否真正帮助远大扩大炼油加工业务,满足下游企业的加工需求,还有待验证。

支付收购代价的资金来自远大控股的自有资金,不涉及筹资项目。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远大的货币资金总额为29.8亿元,总购买价为1.65亿元,占远大货币资金的5.5%。看来,此次收购的代价不会给远大造成太大的财务压力。

在资本结构方面,远大的流动负债为47.54亿元,非流动负债为6.0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6.32%,流动比率为1.62。收购东莞飞亚达将增加约1.1亿元的流动负债,对远大的资本结构和流动性影响不大。

收购东莞飞亚达能否真正为远大股份提供新的增长点值得后续关注。 (WGX)

作者:面包金融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是网易新闻网易“每个态度”的特色内容

于,远大控股(.SZ)发布《关于收购东莞飞亚达寰球华吉润油脂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公告》,该公司拟以自有资金收购FGV Holdings Inc. Berhad持有的东莞飞亚达100%股权。总购买价格为1.65亿元人民币。总购买价格包括收购权益的对价以及本金的结算以及东莞飞亚达向FGVCapitalSdnBhd支付的所有利息。

以下是交易概述:

根据公告,远大控股和东莞飞亚达主要是商品。这次收购能否产生协同效应,帮助远大发展自己的业务,提升公司的市场价值?

东莞飞亚达遭遇连续亏损及经营现金流量负增长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收购目标公司:东莞飞亚从事棕榈油的加工和销售,整合了保税运输,仓储,加工和包装的功能,属于散装棕榈油行业。具体业务包括:农副食品加工,食品制造,农业,林业,畜牧产品批发,食品批发零售,包装和仓储服务。

根据天恒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发出的天恒审计[2019] 《东莞飞亚达寰球华吉润油脂有限公司2018年度及2019年1-5月财务报表审计报告》,东莞飞亚达的财务状况如下:

截至2019年5月31日,东莞飞亚达总资产约2.24亿元,净资产约1.1亿元,低于2018年底。

经营业绩方面,东莞飞亚达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76亿元,净利润2302万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367万元。截至2019年5月31日,经营业绩仍未改善,净利润为人民币284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净额约为306万元。

根据公告信息,东莞飞亚达的业务可分为四个部分,即棕榈油销售,加工收入,仓储收入等业务。 2018年,棕榈油销售实现营业收入5.5亿元,加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约96万元,仓储业务实现营业收入约2493万元,其他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审计报告中,东莞飞亚达管理层的可持续经营假设是基于公司充足的营运资金。据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东莞飞亚达的流动资产约为6618万元,流动负债为1.23亿元,远高于流动资产,流动资金为负。

同样的业务问题,收购远大股份的原因是什么?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收购方:远大控股是一家主要从事商品贸易的公司,其主要业务是全资子公司远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远大的产品主要从事石化,能源和化工,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贸易。经过多年的发展,它已经从传统的现货交易商发展成为商品交易商。

从经营业绩来看,2014年至2017年,远大股份的营业收入稳步增长,但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0亿元,同比下降34.97%。关于收入减少,公司在年度报告中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国内宏观调控和货币脱钩以及升级等不利因素导致2018年外部环境复杂多变。在中美贸易战中,远大控股主要从事大宗商品。市场需求相对低迷,整体价格与前一年相比显示出较大的波动。在一定程度上,该公司的销售收入同比下降。

我们来看看利润情况。除2016年外,远大过去几年的净利润更为严重。 2017年和2018年,返乡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2.75亿元和2.8亿元。 2019年第一季度,归还母亲的净利润转为盈利,金额约为183万元。 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测的最新披露显示,远大控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300万至5000万,同比增长216%-234%。

从现金流量的角度来看,除了2016年的少量现金流入外,其他活动是净现金流出。特别是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46.69%。年报中的主要原因是该期间公司的销售收入减少。其次,公司认为,为应对合同履行风险而支付的人力和物力资源也间接导致经营现金流的恶化。

通过这种方式,东莞飞亚达和远大股份似乎有相同的利润损失和经营现金流问题。

最后,比较双方披露的财务数据。截至2018年底,远大总资产约69.6亿元,是东莞飞亚达总资产的29.4倍;净资产为27亿元,即东莞飞亚达。 23.7次;收入规模远远超过东莞飞亚达的114.3倍。从运营能力的角度来看,远大控股的总资产周转率约为东莞飞亚达的四倍。也就是说,远大控股可以更有效地使用资产,资产投资的收益可能会更好。

然后,无论公司的规模,运营能力和盈利能力如何,东莞飞亚达远未能为远大控股带来重大改进。收购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收购是否有助于远大股份的战略发展值得关注

根据公告,收购东莞飞亚达有三个战略目标:一是扩大棕榈油精炼加工业务,包装油和终端配送业务。二是利用其储存优势,实现贸易与仓储之间的良性合作。第三是帮助扩大下游客户并提升公司声誉。

从公司业务运营的角度来看,东莞飞亚达的收购确实可以满足公司目前的促进贸易服务战略,加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合作。但值得注意的是,东莞飞亚达的仓储业务和加工业务并非其核心业务,2018年加工业务的业务利润损失较为严重。因此,东莞飞亚达的棕榈油加工技术能否真正帮助远大扩大炼油加工业务,满足下游企业的加工需求,还有待验证。

支付收购代价的资金来自远大控股的自有资金,不涉及筹资项目。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远大的货币资金总额为29.8亿元,总购买价为1.65亿元,占远大货币资金的5.5%。看来,此次收购的代价不会给远大造成太大的财务压力。

在资本结构方面,远大的流动负债为47.54亿元,非流动负债为6.0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6.32%,流动比率为1.62。收购东莞飞亚达将增加约1.1亿元的流动负债,对远大的资本结构和流动性影响不大。

收购东莞飞亚达能否真正为远大股份提供新的增长点值得后续关注。 (WGX)

作者:面包金融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是网易新闻网易“每个态度”的特色内容